27_許浩翔_109

27

許浩翔

HSU/HAO-XIANG

位置:
身高:
體重:
科系:
年級:
家鄉:
高中:
生日:
星座:
IG帳號:

關於我 About Me

我是許浩翔,我來自新竹縣尖石鄉,畢業於台北市松山高中。

小時候因為家裡的人都在接觸籃球,包括我的爸爸、大哥哥和二哥哥,所以漸漸地就對籃球產生了興趣也充滿了熱情。我第一次接觸籃球是在國小,那時候因為我的國小沒有籃球隊,所以我幾乎都是放學後和同學留在學校打球,我們每天都打到很晚才回家。 有一天,我爸爸問我想不想打籃球,因為爸爸看我每天跟籃球相處的時間非常久,感覺我離不開它,所以當我國小畢業後,爸爸就把我送到苗栗縣大倫國中。

國中應該是我覺得最難熬的一段時間,因為那是我第一次接受正規訓練,我又是離鄉背景,國中第一年其實還蠻難適應的,但之後過了第一年,漸漸的就適應了團體生活反而很嚮往這中生活。 國中才接受正規訓練的我,因為來到大倫國中之前什麼都不會,所以一來到這裡,在這三年學得很快,三年後我也帶著我國中所學到的東西來到我的下一站—松山高中。

其實在去松山之前,我早就已經有準備,因為我知道只要去到松山,就不會有一天是好過的。在松山,應該是我學到最多東西的一個階段。因為在松山的時間裡,黃教練帶我看了很多,因為他不希望我們只是打台灣籃球,而是要打世界的籃球,而黃教練更讓我驚豔的是,他教的東西感覺每天都在更新,讓我每天都學到不同的東西,他也真的讓我見識到了籃球的多樣性及有趣的地方。

在我高中的最後一年,我的HBL打得不是很理想,沒有把球隊帶到我們心中想達到的目標,甚至離目標的距離是遠之又遠。但就在我以為我的籃球生涯是否就此跌落底谷時,子威教練和政大雄鷹籃球隊願意給我這個機會,所以我希望在我學生籃球生涯的最後一個階段,能完成我國中、高中那時候沒完成的遺憾。

雄鷹About Team

之前在還沒來政大的時候,就有聽松山的學長說過關於球隊的事情,學長說在政大每個學長都很照顧學弟,然後也沒有學長學弟制,比起球隊,雄鷹籃球隊更像是一個大家庭,大家都互相照顧著彼此,私底下的感情也非常的密切。

剛上大學的時候,有很多東西都還在適應當中,也以為球員跟教練是有距離的那種,但實際上跟我想得不太一樣,因為這邊的教練團們感覺好像兄弟,能隨時找他們聊天、討論球場上的事情,甚至是聊心事,這點真的讓我很意外。

因為跟教練的關係很密切,這也讓我無論在球場或練球,都慢慢的能融入球隊。有趣的是,練球會有一些對抗,有時候教練們會下來幫忙補人,但這時候又不知道跟教練是什麼關係,站在球員對球員的角度,一定是跟你認真卯起來打的,但站在球員跟教練的角度,又不敢去跟教練身體接觸,怕不小心一個打到還是怎樣,就完蛋了。

政大About NCCU

因為我對英文面比較有興趣,所以我選擇了外交系。新生報到那天,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的同學,第一次見面感覺自己顯得渺小,因為那時就在想,他們能考上政大外交系一定都是成績很好的,所以自然的不太敢去接近他們跟他們認識相處。

在系上一開始跟我有交集的應該只有一個松山畢業的學長,迎新那天我整天只有跟他聊過天講過話,但隨著開學,慢慢地居然有同學來主動想認識我,我既驚訝又開心。驚訝於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想來認識我,可能是因為我們是同系的吧,開心則是因為我政大慢慢的也開始交了新的朋友了,畢竟在大學不可能還是一直跟高中的朋友圈們混在一起,因為不可能每個人都是同個學校,而且在大學認識新同學也比較不會孤單。

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們的系是這樣,還是每個系都這樣,就是在外交系會感受到無比的溫暖,因為學長學姊都很關心每一個人,就連放學也希望大家都能每天聚在一起,那怕只有短短的一點時間,就連系上活動學長姐們也都熱情的邀請我們學弟妹們來參與,目的是希望能促進每一屆彼此的關係和情感。

到了政大不管是球隊或是學校都讓我感覺到,原來還有那麼多人在關心著我,我希望在大學的四年,我們能一起順利畢業,然後希望能在高中沒有做過或沒有完成的事情,不留遺憾的去完成,大學生活有你們,其實這樣就夠了。

UBA109 Champions

今年對我來說是個很特別的一年,因為大學第一年就能拿冠軍這種機會,真的很不容易,在這一年的球季,對我來說有期待也有失望,有開心也有傷心,因為在這個過程中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。

剛來政大時,心裡充滿了激動、興奮與期望,因為這裡將是我學生籃球的最後一站,而剛來這裡的我,對於每一次的訓練更是令我期待,因為來到政大對我來說真的意義很重大,即使全世界都與我意見不合,就算家人也是一樣不選擇相信我,而我也因為自己在高三最後一年的賽季表氣不如預期,但為了證明自己最後還是選擇相信這裡,只為了想要讓別人知道自己是不可被人忽視的一位球員。

剛來時對於自己的期許是希望在新人年證明,我去年其實是個意外,但卻才剛來不到一個月,就受了我運動身涯中最大的傷,這對我來說打擊非常的大,甚至我已經知道我今年沒戲了,因為這裡真的太競爭,想上場就必須一直保持在最高峰的狀態,而我在受傷的當下,已流出我累積已久的眼淚。

受傷後,大家就下了嘉義一個月,而在嘉義的這一個月,我每天都睡不著,只是一直在想為什麼老天偏偏要在這個時候讓我受傷?原本上大學要好好表現的我,頓時已經毫無方向、目標,甚至已經不知道自己在這裡要幹嘛了。在我受傷到我回到球場的這段期間,每天活的像是人間煉獄般的痛苦,每天都不想面對球場,因為對於我這種好於表現的球員來說,不能在球場上奔馳真的是一種折磨。直到我回來的第一次練球,剛跟著球隊熱身的時候,我很開心,開心的眼眶都紅了,但練完球後我的眼眶又紅了,練完球後的我一個人默默的在水療室冰腳,而此刻的我又流下的眼淚,因為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到以前那個在場上隨心所欲的我了,力量、敏捷、速度、球感完全下降了一個層次,這次讓我慢慢地確定我今年應該確實是沒戲了。

在復健這條路上對我來說是非常的艱辛,但我很享受,因為我知道只有這樣才能提升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好,所以每天都花了很多時間在復健上,慢慢的狀態也越來越好,但時間拉長了,明明自己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,但在不論是友誼賽或是小盃賽,遲遲還是無法獲取教練的信任,對於渴望上場的我來說無疑是一個打擊。

於是在一段時間裡,我開始放飛自我,已經對球場上的事情漸漸的感到沒那麼投入,因為那時的我覺得花了半年的時間來養傷和復健,現在我回來了卻沒得到上場的機會,心裡想問好多的為什麼,也開始心不在焉,然後就開始發生了很多不應該發生的事,像晨操練球遲到、下午練球時總是心不在焉一直做錯…等,但心裡覺得無所謂,這段時間可以說是我來這邊最頹廢的日子。

但後面我很感謝原哥(編按:王振原),如果沒有他我可能會繼續頹廢下去,是他把我拉了回來,還記得他第一次找我去自主的時候他跟我說:「走,我們明天早上去投籃,我會叫你起來。」然後我就回他:「阿我去練了也還是一樣上不了場阿,我還去幹嘛?」原哥卻很有耐心地跟我說著他來到這裡的一切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原哥說他來了這裡三年,也是跟我一樣受了傷到現在能穩定的練球,他說他受傷後更努力的復健,直到回來球場,更是百分之百的去投入,也會留下來自主,也就是為了能讓教練多看他兩眼,但他現在三年了,這當中他還是沒有一天中斷他的訓練,人家在放假他還是一樣的在訓練,他跟我說我才大一,況且我們的背景不一樣,一個是甲組一個是乙組,相較之下當然還是有差,原哥還提到說,我是很有天分的,如果因為受傷就這樣荒廢,這樣很對不起自己的天分。原哥說的話我到現在還是一直銘記在心裡,因為他真的給我了很大的勇氣跟信心去重新面對球場。

賽季的開始往往就表示大家要把暑假練的成果拿出來了。在預賽的階段,雖然我15場比賽只上了一場,但我也學會了知足,因為不管面對誰,只要能讓我上場我就覺得心滿意足了,也很開心教練們給了我這麼難得可貴的機會能上場,我真的很感動,之後可能因為勝負壓力的考量,之後的比賽我也就沒在上去了。但在這過程中當然自己心裡還是會抱怨說為什麼我還是不能上場,但回過頭來想想,自己也真的沒有想像中的好,所以當然沒辦法上場。

美好的過程當然迎來了完美的結局,但唯一讓我覺得很遺憾就是,沒辦法再那麼嚮往的舞台上盡情地揮灑自己,對我來說真的非常非常的遺憾,可能我跟小巨蛋的球場就是這麼無緣,高一然後到了現在大一,就這樣讓我遺憾了兩次,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,至少還有冠軍相陪,當然自己還是想要用自己的雙手來締造歷史,因為很多人說我是躺進小巨蛋的,聽起來心裡很不是滋味,所以就更想要靠自己。

這冠軍好不真實,第一是我們付出了那麼多,得到了回報感覺像是在作夢一般好不真實,第二是別人幫你拿下的東西,讓自己覺得好不真實,我知道自己有這種想法是很自私的,但就像麥班達教練說的,你為什麼要打球?就是因為成就感、熱愛,但我還想說,其實是因為我很享受觀眾為你歡呼的當下會讓我更有打的動力,所以我才會這麼這麼羨慕那些能在小巨蛋球場上表現的那些球員。

今年真的發生了很多事,但在這當中當然自己也有想過一些很負面的想法,最後還是選擇相信了教練們,這個賽季對我來說算是個美好的結局,也可以說是不完美的完美,下個賽季我不知道自己對於自己的定位會是在哪裡,只希望自己能夠重新的回到球場上。也謝謝雄鷹能讓我成為其中的一份子。

Scroll to Top